• 海外中文媒体

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新闻 > 中国时事

雄安新区为什么要用“千年大计”的宏大叙事?(图)

来源:“导弹熊” 俄罗斯中文网
字号 T|T|T
时间:2017-04-03

  

  雄安新区,Duang!来了。

  酝酿肯定不止一年,但保密做得好,所以一来就显得迅疾凌厉,以至于大家想起要去买房子时,交易已经被冻结。

  我感兴趣的是官方通稿里“千年大计”的表述。

  听惯了百年大计后,突然听到千年大计,最初有点懵圈。

  一觉醒来,揣度如下:

  天字工程第一号:

  凡一代雄主,必有大制作。

  雄安新区,是“国家大事”,也是最高领导人亲自抓的大工程。政治地位高,所以话语也雄伟,这意味着高配、高品质、高标准,简言之就是高度重视,许成不许败。当然也意味着:交给任何人都不放心,因为牵涉的利益实在太巨大了,遭遇的阻力也会格外空前。

  既然不是天生的副首都,那就是人造出来的。

  造,是一个过程,就像烧瓷,压力、温度、匠心、意志,一个都不能少。

  现在看来大大希望持久地造,造出来也经得起历史考验。

  千年大计的意思,第一是福泽千年,第二是用功千年,第三则警示不要人走茶凉。

  定都从来需接力

  

  纵观历史,都城一定是一个漫长的发育过程,所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以中国传统历史地理学眼光来看,老北京并不是定都最佳位置。它成为元大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更靠近蒙古人老家,也不至于那么炎热。明代迁都北京,外则有“天子守国门”警句,内则因为它是明成祖的根据地,他颠覆了建文帝后,在北京而非南京更有安全感。清代继承明朝,则因为这里离关外“龙兴之地”更近,进退有余。

  北京太靠近传统意义上的北来威胁,萨德入韩则北京不安;北京自然环境并不卓越,缺水一直是大问题;北京经济自持力差,周边都不富庶,需要粗大的外来血管;北京一带文化底蕴远不及中原和苏浙皖一带,游牧与农耕交杂,商业力量远不及南方……

  这些历史上的顾忌,都随着现代能力有所淡化。高铁和高速公路以及航空比大运河更高效,官厅水库废了还有南水北调,权力集中则自然资源集中人才济济,一言以蔽之:今天的北京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有做首都的底气。

  但是如果一国领导层对首都有新的期许,那么北京既有格局就满足不了雄心。

  历史上第一次,北京这个城市有了“疏解非首都职能”这个明确的提法。准确地说,新中国历代都在做这件事,但只有这一代鲜明地提了出来。“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赫然列在雄安新区所有职能的第一位。后面的其他职能看上去都很美好,那是为了让这种职能搬迁不显得像是流放,也不至于沦落为降格,而是一种更美好的寻求诗和远方的努力。

  积极地说,高层希望改造首都。

  消极地说,高层对首都的样子不满意。

  近似地说,高层可能希望恢复一种清晰的边界,比如历史上的宫城是宫城,皇城是皇城,东坊西市;再比如德里和新德里,里约和巴西利亚,纽约和华盛顿。

  这是一个非常宏大因此也非常艰巨的任务,雄安新区要接盘,接好了,首都形成双子座;接不好,头重脚轻,容易栽跟头,麻烦在后头。

  这就决定了高层希望这件事一代代持久地做下去,像人类历史上那些伟大首都长安、洛阳、大都、罗马、巴黎、伦敦、彼得堡一样,接力建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

  发展需要新样板

  

  中央对雄安新区资质的描述是:

  “地处北京、天津、保定腹地,区位优势明显、交通便捷通畅、生态环境优良、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较强,现有开发程度较低,发展空间充裕,具备高起点高标准开发建设的基本条件。”

  翻译一下就是:

  离北京近,微观上连开会都方便;还没污染到不可救药,治理成本相对低;拆迁不会狮子大张口;地盘空间大,可以搞五湖四海。

  一张白纸好画图啊。

  再看中央对雄安新区的任务描述:

  智慧城市

  生态城市

  新产业新动能

  城市管理新样板

  绿色交通体系

  体制机制改革

  扩大开放新高地和对外合作新平台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高层觉得现有城市包袱太重,形格势禁,盘根错节,难于平地起高楼,那就索性抛开一切,另辟试验田,按照最理想境界全新造一个足以诠释新发展理念的城市样板。说了半天你们也没搞懂蛋糕怎么烤,那好吧,烤一个给你们看,给你们尝。

  “习近平明确指示,要重点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在河北适合地段规划建设一座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的现代新型城区。”

  这句话请好好学习,深刻领会。

  顺便说一句:这意味着你别想在那里炒房子了。

  新发展理念不喜欢这个。

  “要加强对雄安新区与周边区域的统一规划管控,避免城市规模过度扩张。

  再琢磨琢磨,觉得是要搞一座睡城吗?

  环渤需要新引擎

  这个引擎以前是靠北京天津的,实际运作中北京更强大,但北京也更疲劳。

  不是发动机不行,是车子太沉。

  东北振兴没有下文,京津冀任务就更重。

  新造一座叫做雄安新区的城,把央企和事业单位搬过去,把巨大的需求搬过去,把首都的经济职能彻底剥离到那里,以最高政治号召力和资源吸引力,造一座叫做经济首都的引擎,带动河北,带动京津冀,带动环渤海。

  做得好了,华北就可以北上辐射蒙古和俄罗斯远东地带,东北出关(电视剧)影响到东三省,至少截留一部分南下的东北人口,向东和天津对接,向西与太原、大同勾兑,向南与郑东新区影响下的中原经济区会师。

  京津冀成为一个巨型城市群,重要的一个落子看来就是雄安新区了。

  没有把这个引擎放在任何一个既有城市,而是另起炉灶新生一个,是魄力也是策略。

  断不能让任何地方心机坏了大局,只有将其直接置于中枢核心掌控之中。

  就连其大员也要自深圳调来,不要尾大不掉的,不要盘根错节的,不要藕断丝连的。

  首都,从此以后要管国家的精神,坐而论道,而不是论铜板。

  如果雄安新区搞得好,北京周边地区更加富裕强大,则北京坐得更加稳,就没有迁都的必要了。当然,雾霾也会少很多,因为那里的落后产能被犁庭扫穴了。

  雄安新区一起,西安彻底心死,不再存迎驾梦想,从此安心当西部开发龙头,不到世界大战,不至于成为陪都。

  振兴幽云十六州

  

  华北一带,有很多地名,叫淀、叫泊、叫泽、叫渊。

  华北史上不缺水,但这些带水字旁的地名,很多并不是天然形成的。

  宋辽对峙,契丹铁骑厉害,宋朝人于是在宋辽边境上大规模人工引水,制造水渠、水田、人工湖、沼泽,挡住马蹄子。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早在五代十国的后晋时期,石敬瑭把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人,以借助外力夺取皇权。

  此举一下子改变了中原王朝和北方游牧民族的地缘切割,将地利制高点让了出去,这导致两宋边境格局非常恶劣。宋太祖做了两手准备,能打过就武力收复,打不过就拿钱赎买,因为他太了解契丹人的实力了。宋太宗不信邪,决定打,结果高粱河一战,打得满地找牙,此后就基本断了念想。

  幽云十六州包括今天北京、河北和山西各一部,占领华北众多雄关和天险,地理上高屋建瓴。得此地者,俯视中原。从石敬瑭倒卖十六州到明代,中原王朝用了好几百年才调整了这个地缘灾难。

  今天的雄安新区,就在幽云十六州中段。

  今天当然不存在两宋那样的边境问题,但幽云十六州依然是中国的一个制高点,建设它的努力也自当百年千年地持续下去。

  此地不富、不安、不生态、不科学,则天下依然有隐患,隐患就在肘腋间。

  雄安新区,貌似就是要历史性地改变幽云十六州的面貌。

  既如此

  愿它十月怀胎一朝分娩。

  愿它符合经济规律和地利人心。

  愿它是苍生之福。

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俄罗斯中文网(eluosi.cn)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eluos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