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新闻 > 中国时事

回望2017年:“低端人口”和正派社会(图)

来源:金融时报 俄罗斯中文网
字号 T|T|T
时间:2018-01-06

  

  2017年刚刚结束,这一年中国发生了许多事情。虽然其中绝大多数与我们每一个人未必有直接的关系,但作为生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作为看客和围观群众,有时也会感同身受,觉得有话要说。

  如果要选出三五个词来形容过去一年给普通中国人的感受,那么,笔者以为“低端人口”、羞辱和幸福感应可列入,它们并不相同,但却相互交织,或有形、有力,或无形、无奈,一共构成2017年时间之轴的突出元素。

  在2017年发生的多起引发社会热议的事件中,无论是虐童事件,还是拆广告牌,亮“天际线”的行动,都远不及“低端人口”来得更具冲击力,因为这一提法本身就具有直捣人心的效果,更别提动真格的行动了,令人惊心胆颤不说,还夹杂着震惊和愤怒的成分。不过,若将这些事件置于中国现有的政治体制背景下去观察,或许并不难理解。

  从清退行动中,我们看到“执政为民”只是一个悬在空中的口号,不愿落地,地方上的真实情形或许是执政为官,唯上是举。因为只要上级高兴了,无论下级和普通百姓多么不满,甚至到了民怨沸腾的地步,手握“枪杆子”和“笔杆子”的政府也有办法强力摆平,并营造出一派歌舞升平的样子。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到了迫在眉睫的关头,否则,上述事件不仅会换个花样再次重演,而且还会让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难以实现。

  “低端人口”还让笔者联想到以色列学者阿维夏伊?玛格利特(Avishai Margalit)在政治哲学论著《正派社会》(The Decent Society)的观点:我们亟待建立一个没有羞辱,让人体面、有尊严地生活的社会,这便是正派社会,也就是文明社会。如果说羞辱是一种恶,包括无家可归、贫穷、血汗工厂、被压榨和剥削以及缺少卫生条件等,那么,尊严则是一种善。与赋予人们荣誉和尊严的善比较而言,铲除恶,尤其是废止一切羞辱社会成员的制度性安排和行政法规,对于中国的执政党而言,显得更为重要和迫切。

  玛格利特进一步拓展了约翰?罗尔斯(John Rawls)的分析逻辑。在玛格利特看来,根除羞辱应以公平和正义为前提,因为如果公平和正义缺席,羞辱社会成员的现象和行为就会成为家常便饭,难以禁止,而尊严则会沦为毫无德性的摆设,成为特权阶层的华丽外套。在此,我们也需要重申罗尔斯的精髓,即公平是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任何(缺少法律依据地)限制和剥夺他人人身自由,歧视他人,多数人暴政,以及无视个体间命运差距的作法,统统违反了正义。

  再回到中国的现实中来,无论语焉不详的“美好生活”如何定义,它都应该是能带给人们幸福的一种生活,也是彰显社会正义与公平,同时没有羞辱的一种生活。相反,如果正义和公平缺失,羞辱泛滥,尊严不保,生活就不可能幸福,也绝不会美好。

  2017年3月20日是“国际幸福日”,联合国在这一天发布了《2007年世界幸福报告》(World Happiness Report 2007)。这份188页、总计7章的报告用了整整一章来论述中国。通过对1990年至2015年数据的分析对比,发现当今中国人的幸福感还不及25年前。尽管中国的GDP翻了几倍,人民物质生活得到很大改善,但由于就业保障、医疗、教育、收入分配、房价等等一系列因素,人们对生活的满意程度并没有提高。

  从衡量一国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的尺度看,幸福感被公认为是一个比GDP好得多的指标,因为它综合、全面,涵盖了GDP无法统计的方面,如社会公正、公平以及认同感等等。从某种意义上说,政府的终极使命(电视剧)就是要不断提升公民的幸福感。遗憾的是,中国在长达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幸福感原地踏步甚至下降,与经济总量节节高升形成了鲜明对比。环视全球,中国的这种情形十分奇葩,即便不是孤例,也算得上非常罕见。因为只有那些长期陷入内乱,经济停滞和濒临崩溃的国家才会在如此长的时间跨度内出现幸福感下降的情形。

  毫无疑问,上述结论是令人沮丧的。面对这样的负面报告,政府的正确姿势应该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更何况这是一份由联合国组织权威专家撰写的严肃报告。借此反思中国的发展模式是应有的态度。然而,中国媒体对此报告却鲜有报道,更无认真解读。这大概是由于官方严控的媒体通常只报喜不报忧,即使这种“忧”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考虑到此类消息可能由“境外势力”所为,中国官媒也只能唯恐避之而不及了。

  可以预料,如果一个社会缺少公正和正义,便人心难稳。当人们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安全感都成为问题,此时再谈幸福和尊严,岂不过于奢侈和不着边际?

  从某个角度看,无论是清退“低端人口”的行动,还是虐童案,都是场悲剧。这是因为,倘若“低端人口”和儿童们生活在玛格利特构建的“正派社会”,则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也不应发生。这不仅是因为“正派社会”公民的各项人身权利,在制度层面上得到充分保障,不可侵犯,而且还因为羞辱社会成员,包括儿童的行为都被法律所明文禁止。

  如果这些情况出现了,就不再是正派和文明社会了。

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俄罗斯中文网(eluosi.cn)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eluos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