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新闻 > 中国时事

北大性侵事件:高岩母曾去北大 骂“沈阳大流氓”

来源:财新网 俄罗斯中文网
字号 T|T|T
时间:2018-04-09

  

  高岩的母亲周树铭对媒体讲述了高岩20年前的一些往事及自杀细节。图为高岩母亲。(网络图片)

  4月7日,高岩的母亲周树铭对媒体讲述了高岩20年前的一些往事及自杀细节。她表示,高岩去世后,她疯了一样去北大找沈阳。她大声骂:“沈阳大流氓”。后来,周树铭晕了过去……

  高岩的母亲周树铭77岁,是北京育才小学的退休教师。4月8日下午,缄默20年后,周树铭接受了包括财新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20年了,没有人听我们说,我们也不知道向谁说。”

  据财新网报道,提起20年前孩子去世后自己到北京大学讨要说法的往事,周树铭双手捂面,哽咽不已。

  大一第一学期,周树铭觉得高岩情绪各方面都挺好,跟父母说老师沈阳让她当学习委员,还说沈老师课讲得很好。

  周树铭回忆,女儿的异常最早出现在大一下学期,时常闷闷不乐,还说不想上学了,想休学。此前,高岩曾跟母亲抱怨沈阳老师总叫她干这干那,她不想干了。周树铭没在意,只是劝女儿要听老师的话,积极为班级同学服务。

  后来,高岩的精神越来越不好,总是萎靡不振。“我说带她去看下医生,她不去,安慰我说没什么事儿。”

  1998年3月11日下午,高岩在家中打开煤气阀门,自杀身亡。此前,高岩曾自杀过两次。一次是割腕,一次服用安眠药。高岩自始至终没有向父母吐露过内心的痛苦。

  据周树铭说,高岩自杀后,她才从高岩的同学口中知道了有关沈阳的事情。“尸检出来后,警察说,这孩子已经不是处女了。”周树铭说,“当时我都要疯了,我的孩子是一个小姑娘。沈阳利用我的孩子单纯好学,听老师的话,祸害了我的孩子。”

  周树铭自述,她疯了一样去北大找沈阳,结果三个保安把她拦在北大中文系的小院里,看犯人似的看着她,她从早上9时一直站到下午3时,中文系没有一个人出来问过。 “好像那时北大快百年校庆,我就在那里大声嚷嚷:沈阳大流氓。”后来,周树铭晕了过去,被高岩的姨妈拉走了。

  采访中,周树铭几度泣不成声。她说,高岩去世后,北大一名工作人员将他们家属叫到教务处说,警察说了,你女儿是自杀,和北大没有关系,我们只补偿停尸费。 “20年了,北大从来没有派人来看过我们,没有人问过。”

  周树铭说,20年来,这件事情一直是他们心头之痛,每当想起以泪洗面。“但我们实在没有能力,学校已经把这件事情给我们结了,我还能上哪里去告?”

  4月5日,有北大校友发网文,检举现南京大学文学院语言学系主任、长江学者沈阳,揭露其在北京大学中文系任教时对女学生高岩实施性侵一事。并指,而后高岩因此受到压力于1998年自杀。文章要求沈阳对其在任北大期间导致女学生高岩自杀事件负责。此事引发网络热议。

  4月5日下午,沈阳发声明,否认自己曾对高岩性侵和有过性关系,称举报为恶意诽谤。

  4月6日,北京大学通报称,经查阅相关材料,20年前,即1998年3月,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这一事件作出事实认定,给出调查结果;1998年7月北京大学对沈阳作出了行政处分。

  此次出现的检举文章一共四篇,分别来自高岩的同学加好友李悠悠、大学同学徐芃、王敖以及班主任王宇根。其中,王敖目前是美国卫斯理安大学东亚研究助理教授,曾与高岩为北大95级同班同学。

  4月5日晚,王敖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沈阳白纸黑字写出来声明,称事件和他无关。“我们都知道跟你有关,而且李悠悠等于说是一个人证,那你为什么现在说跟你无关呢?你的处分怎么解释呢?”

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俄罗斯中文网(eluosi.cn)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eluos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