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新闻 > 中国时事

被迫假离婚13年后,这对维汉族际婚姻夫妻终于复婚

来源:疆还是劳道辣 俄罗斯中文网
字号 T|T|T
时间:2018-11-08

  我叫玛丽亚·卡德尔,我是维吾尔族,我的老公是汉族,他叫岳磊,我们俩人的故事充满艰辛曲折,同时也浪漫温馨。2018年8月3日,是我一生当中最难忘的一天,我们在众多亲朋好友的祝福中举办了复婚仪式。对,是复婚,你没有看错。我们的结合一度因为那些险恶用心的人刻意营造的阴霾而中断,但是当下新疆大地上一场思想解放运动和翻天覆地的变化给了我们重新走到一起的力量,也给了我讲出我们故事的勇气。

  

  

我和老公的复婚仪式

  我从小在维吾尔语学校上学,上中学时转学转到了一所汉语学校,在这里我认识了我未来的老公岳磊,他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同桌,整个中学时期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玩耍,只要在一起就特别的开心。

  在遇到他之前,我从来没想过和汉族小伙谈恋爱,可是日久生情,爱情的种子终于发芽,我们相恋了。我偷偷地把我们俩的事告诉了我哥哥和弟弟,哥哥比我大三岁,弟弟比我小两岁,我们兄妹三人从小感情就特别好,无话不说,哥哥弟弟听说我们的事情后非常的支持我们。

  

  

我们的结婚证

  1994年,我考上了新疆医学院,岳磊上了哈密铁路技校,只要时间允许,每个周末他都会来乌鲁木齐看我。在当时的环境下,我们出去牵手逛街都会被人指指点点,在背后说三道四,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就感到非常害怕,以至于后来我们逛街、吃饭都不敢走在一起,都是他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只能偷偷的在一起,感觉非常辛苦。可尽管很辛苦,甜蜜的爱情又将我们紧紧拴在一起,我们常常彼此鼓励,爱情不分国界,婚姻不分民族,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

  我们就这样偷偷摸摸恋爱了三年,1997年,我毕业分配到了铁路医院工作,岳磊到了柳园机务段工作,直到这时我俩的事情也只有哥哥弟弟知道。对于以后的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去想,那段时间,是我人生当中最痛苦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独自一个人暗暗流泪,我一次次对自己说我们是不同的两个民族,我们不可能走到一起,放弃吧,放弃吧!可我的心又真真切切的告诉我,他真的是我一直渴望遇见的人,如果失去他,我的世界将从此没有阳光,没有快乐。

  也许正是共同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煎熬,我和他的感情在彼此的包容理解中越来越深,谁也离不开谁。有一天,岳磊拉着我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对我说,我们去领证吧。当我听到这句话时,我看着他的眼睛反问:你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维吾尔族是不能嫁给汉族的吗?”其实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也一样在流血,那种生生的痛至今我都无法忘记。

  

  

到民政局拍结婚证证件照

  我一直压抑着内心的矛盾和冲突,同时又害怕身边少数民族朋友和亲戚知道后会疏远我们,如果父母知道了怎么办?亲戚朋友们怎么看我们的父母?爸爸妈妈能忍受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吗?我不能为了我的爱这么自私。我心里矛盾极了,为什么维吾尔族就不能和汉族谈恋爱,不是说爱情是没有国界,没有民族之分吗?为什么我就不能和相爱的人正大光明的接受别人的祝福?为什么本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却被无形的枷锁牢牢束缚着,不,我要争取我的幸福,我的自由,再也不受这教族的捆绑!

  终于,我和岳磊决定向父母公布我们的恋情。他鼓起勇气带着我去见他的父母,他的父母在家里做了饭,我们一起坐下来吃饭聊天,可是他的父母仍然表示不同意我们俩在一起,还说你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你是维吾尔族,你们俩怎么可能生活在一起呢?我和岳磊一起坚定地说可以,我们俩一定能生活在一起,只要你们能同意我们将来肯定会很幸福的,说完我们就离开了。当晚我们拥在一起哭着说一定要坚持,一定不能放弃。三天后,我鼓起勇气把我爱上了一个汉族小伙子的事情偷偷告诉了妈妈,妈妈一句话也不说,静静地坐着,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我低着头不敢看妈妈的脸。过了很久,妈妈轻轻地说,你先去忙,我和你爸爸商量一下吧。妈妈为了我们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我真不忍心让妈妈难受。

  

  

填写婚姻登记表

  第二天,妈妈把我俩的事告诉了爸爸,爸爸妈妈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同意我们的婚事的话,亲戚朋友们怎么看他们,会说些什么话?不同意的话,孩子们怎么办?看着父母为难,我和岳磊心里也很难过,为了能在一起,我们决定割腕殉情。这个举动让父母们看到我们为了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他们被深深的震撼和感动了,便同意了让我俩在一起。

  我和岳磊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特别激动,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到民政局门口排队,可就在排队领证的过程中,身边仍有人用异样的眼光打量我们,有的还指指点点。当工作人员将结婚证递给我们的时候,我们欣喜地拿着证书反复看着印在上面的两个名字,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幸福的一家人

  2000年11月25日,我和岳磊举办了婚礼,我们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比别的夫妻更多了一份尊重、包容和理解,在相互的关爱和搀扶下下,牵手走过了幸福的时光。2001年11月8日,我们的女儿出生了,我们给女儿取名叫做岳丽莎,公公婆婆也非常喜欢这个外孙女,公公给女儿取了个小名叫格格,女儿的出生让我们一家人尽享幸福快乐。

  虽然我和岳磊走到了一起,组建了幸福的家庭,然而那片一直笼罩着我们的阴霾并没有散去。婚后,父母为了能让我们幸福,受了委屈都不给我们说,亲戚朋友们背后议论他们,过年过节家里冷冷清清,亲朋好友从不登门,这让爸爸妈妈非常的心酸。看着爸爸妈妈伤心委屈,我心里很疼,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他们,我知道爸爸妈妈为了我们能幸福的生活承受了很多。

  为了减轻父母的压力,2005年,我和岳磊选择了离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摆脱那些流言蜚语。虽然我们在名义上离了婚,可是我们还是在一起生活,离婚是给那些说闲话的亲戚朋友们看的。离婚后我和女儿在外面租了个房子,白天我和女儿在出租房里,晚上没有人的时候,我和女儿就回到老公那里去和他团聚,等到天亮了我再和女儿离开。这种颠沛流离的日子让也女儿早早地就很懂事,记得她还只有三四岁的时候,晚上我们回家之前,女儿都会跑出门去像模像样的观察一番,然后叫到,妈妈妈妈,没有人了,我们快回家。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从我们选择离婚那天起,就一直过着这种见不得人的“地下生活”,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不知道何时才是个头。让我欣慰的是,我们的小家就像是寒天冻地里的一个暖窝,我们一家三口温暖地相互依偎在一起,我们都很满足。

  

  

容颜易逝,青春不老

  幸福总是来的很突然,最近这一两年来,一场春风吹遍新疆大地,所过之处春暖花开,深刻地影响着新疆各族群众的日常与未来,新疆各族群众纷纷觉醒了,那些用心险恶的人刻意营造的阴霾被奋起的各族群众一扫而光,这种变化也给我和岳磊带来了新的希望。2018年初的一天,妈妈对我说,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如今,爸爸妈妈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们公开、自由地恋爱,民族、信仰、习俗不再是爱情和婚姻不可逾越的鸿沟。这些年,我和你爸爸看到你们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付出太多,日子过得这么苦,我们觉得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碍你们在一起了,你们复婚吧。这让我感到十分的意外,我没想到妈妈居然会主动提起这件事,这也更加地鼓舞了我们。

  2018年8月3日,在家人和朋友们的支持下,我和岳磊举办了盛大的复婚婚礼,婚礼特别的热闹,双方的亲戚朋友同事都来祝福我们,女儿也特别开心地在婚礼上为我们唱了一首歌,我们一家三口在礼台上紧紧地偎在一起,我们知道这一切来得太不易了。

  

  

我们一家人

  我们的新疆生活着众多不同民族的群众,在这片土地上我们繁衍生息,和睦共处,共同创造幸福生活有什么不对吗?可为什为总有人要破坏这份安宁和谐呢。幸而,新疆大地上这场轰轰烈烈的思想解放运动,一举打破了我们各族青年男女身上无形的枷锁,将无数像我和岳磊一样不敢大胆去爱的人,从陈规陋俗的桎梏里解救了出来,最近,我看到朋友圈里很多不同民族结合的爱情故事,我真为他们和我自己能够赶上这样一个新时代而赞叹,我由衷的祝福他们生活幸福,也祝福我自己。

  作者:玛丽亚·卡德尔,哈密市第二人民医院妇产科职工。

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俄罗斯中文网(eluosi.cn)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eluos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