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球新闻 > 中国时事

在中国,40000心碎的家庭 在等一个回不了家的人

来源:益美传媒 俄罗斯中文网
字号 T|T|T
时间:2018-11-24

  

 

  来源:简书(ID:jianshuio)

  这两天重温了电影《亲爱的》,和第一次看一样,即便是电影结束很久以后,内心仍然无法平静。

  黄渤所饰演的田文军在孩子丢失后,拿着孩子照片在镜头面前寻亲的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身边有从事寻亲公益活动的朋友,在听我说起电影《亲爱的》时,默然将烧到一半的香烟狠狠掐灭了,然后在烟雾缭绕中眯了眯眼。

  “你听说过「宝贝回家」吗?中国最大的公益寻亲网站。”

  朋友声音低缓,带着难以察觉的绝望,“从2007年成立开始,这个网站运行了11年,现在上面有40000多的寻亲帖子,2000多个孩子被找回来了,只有5%的成功率。

  但你应该清楚,这还远远不是全部的失踪孩子信息。”

  40000个寻亲帖子的背后,是40000个绝望的家庭,而这还不是黑暗的全部。

  “如果被拐卖的孩子遇到一对很疼自己的养父母,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我的话瞬间激怒了朋友,他正色地告诉我:“在拐卖这件事情上,只有加害者和受害者之分。

  ”

  那之后,朋友给我讲了两个他所经历的寻亲故事,为了更好地叙述这两个故事,我决定用第一人称的方式写下来,每个故事的背后都是连时间也无法愈合的伤痛。

  01

  养父母?

  不,他们只配称为“买主”

  我们从来不把收养家庭称之为养父母,我们只会叫他们买主。

  和电影《亲爱的》一样,我所经历的第一个寻亲故事就是完美的结局,那个名叫军军的南京小男生,在时隔五年后,终于被我们团队从贵州毕节送回到亲生父母身边。

  当我们找到军军的时候,军军名义上的父亲一直都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自己的老婆哭哭啼啼地想把孩子抢过来。

  但就在警察同志准备依法将孩子带走的时候,那个沉默的男人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农药,威胁在场的所有人。

  “这个孩子就是我的命,从他到我家开始,我就把他当成亲生孩子一样看待。

  这五年来,别人有的他也有,别人没有的,我也尽可能地想办法让他有。你们为什么要夺走我的孩子?你们今天要是把他夺走,我就死给你们看。”

  那一刻我甚至愿意相信军军的养父母是在用生命去爱这个孩子,但不知道为什么,在我身边的志愿者前辈们都很冷漠,直到我听到了军军亲生父亲说的一句话后,才瞬间警醒过来。

  “你知道吗?在军军被拐走后的五年时间里,他妈妈得了重度抑郁,割腕三次,吃药五次,他奶奶去世的时候,临死前一直在念叨他的名字,到死都没有合眼。

  ”

  

 

  我知道军军的亲生父亲不过是三十来岁的男人,但这五年来的奔波和煎熬已经让他两鬓染霜,深陷的眼窝和突兀的眼袋都在告诉我,这个男人已经到崩溃边缘了。

  “为什么你的爱是以牺牲别人为代价?为什么我的孩子我不能带回去?”

  在我们顺利将孩子接回南京的路上,坐在我身边的前辈看着最前排不断哭闹的军军和他略显笨拙、不知该如何安慰的父亲,叹了口气说:“真正的救赎才刚刚开始。”

  在每一个拐卖事件中最受伤的都是孩子,他在很小的时候被人强行带离亲生父母身边,用了漫长的时间去熟悉一个新世界,然后和两个陌生人建立新的亲子关系。

  这样的变故对于孩子的一生会产生多大的影响,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已经在在贵州毕节生活了五年的军军,想要重新融入南京的家,又将是一次鲜血淋漓的成长。

  

 

  从那一刻开始,我才真正明白“在拐卖这件事上,只有加害者和被害者之分”这句话的含义,那些从人贩子手中买孩子的夫妻不是孩子养父母,他们只配被称为买主。

  在每一个拐卖事件里,最不该被原谅的,就是这群把买来的孩子当成亲骨肉来疼爱的人。

  越是疼爱,越是罪孽。

  02

  比失独更绝望的

  是我一直相信我的孩子还活着

  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

  除了电影《亲爱的》之外,刘德华也主演过一部寻亲题材的电影《失孤》。刘德华饰演的是一位用了15年时间,走遍中国去寻找孩子的父亲。但遗憾的是,即便是到了电影最后,这位父亲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孩子。

  和《亲爱的》相比,电影《失孤》才是绝大多数孩子被拐卖父母的真实写照,很多父母穷极一生也没有办法找到自己的孩子,最后在绝望中老去。

  

 

  李姐女儿被拐走的时候,是1998年的春天,那之后三十二年没出过浙江余杭小镇的李姐,开始满中国的寻找女儿。

  20年时间里李姐几乎走遍了整个中国,她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到处张贴女儿四岁时拍的照片,然后跟愿意听她诉说的每一个路人,认真描述女儿当年的模样。

  但当别人听说李姐是在用20年前的照片寻找女儿的时候,所有人都把她当成神经病。

  就连最开始陪她一起寻亲的丈夫,也在多年追寻无果后,心灰意冷地跟李姐离婚,北上打工,从此音讯全无。

  

 

  “我女儿没有死,她只是不在我身边,她一定在某个地方等我带她回家。”

  李姐说这话的时候,眼里闪着光,从前柔弱的身体被20年的风吹日晒锤炼得比男人还刚强。

  “最难熬的就是那些合家团聚的节日,每到那种时候我都早早睡觉,我怕听到外面的鞭炮和别人家的欢声笑语,我怕我会放弃我的女儿

  。”

  李姐麻利地停好那辆陪自己走遍中国,早到报废标准的摩托车,然后熟练地把印有女儿信息的寻人启事塞到我的手上。

  “女儿走了以后,他们都劝我再生一个,我才不干呢!万一哪天她回来了,看到家里多了一个弟妹,我该怎么跟她解释?”

  今年56岁的李姐早已失去了生育能力,她拒绝了当地政府给的失独补贴,像个孤独的战士到处打零工,每当凑足路费后,她都会开着摩托车赶往下一个可能有女儿的地方。

  

 

  和李姐分别后的某一天凌晨,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了她的动态。

  李姐说:“我不是个失独母亲,我的孩子一直健康且幸福地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一直在等着我去接她回家……可我好怕,好怕她就从我面前走过,可是我却不认识她……”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但再坚强的灵魂,都会将夜(电视剧)深人静时屈服于从内心最深处涌出来的无助,绝望和孤单。

  03

  那些丢失的孩子

  即使100年也找不完

  你会放弃吗?

  说完这两个故事后,朋友略带沮丧地说:“照这样的速度来看的话,那些丢失的孩子,也许一百年也找不完。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要放弃;相反,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去做。”

  因为见过世间最大的恶,所以才更想追求光明;因为见过世间最多的死别生离,所以才更加渴望团圆。

  

 

  那些散落天涯的孩子们也许出于种种原因还没能回到亲生父母身边,但只要相信,他们终会重逢。

  “你相信吗?”我问朋友。

  “相信。”朋友说。

俄罗斯中文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的资讯,版权均属于俄罗斯中文网,转载请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2、凡本网未注明“来源:俄罗斯中文网” 的所有资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服务大众,并不代表俄罗斯中文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建议。

    3、俄罗斯中文网(eluosi.cn)部分内容经社区和论坛转载,原作者未知,如因作品内容、图片以及其它可能涉及版权的问题需本站删除或者更新作者的,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发送邮件到admin#eluosi.cn(@)